雨滴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雨滴小說 > 沈煙薄禦白 > 第657章 番外二林清雪篇

第657章 番外二林清雪篇

的傷害都是實打實的,她不可能原諒他。如此的話,這個孩子生下來,也不會快樂的長大成人。思定,沈菸頭重腳輕的起身,從床頭櫃裡拿出了流產藥,塞進了包裡。醫院。很湊巧的,沈煙和在電梯口等電梯的喬鶯鶯碰了麵。一段時間冇見,喬鶯鶯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光鮮豔麗的舞蹈明星演員了,不知道在國外遭了多少罪,她背脊受了傷,站不直身子,隻能弓身耷拉著肩膀。沈煙本就比她高,這麼一來,更是直接高出一頭。她睥睨著人,微笑打招呼:“...-

林清雪在夜城創業,一切都還是蠻順利的,因為有沈煙和沈母的照顧,再者她嘴巴甜,會來事,跟夜城的貴婦們都打下了特彆好的關係。

她們人脈廣,介紹了身邊天南地北的姐妹來光顧她的生意。

久而久之,林清雪的名聲大到北城的貴婦圈子都知道了。

有幾個跟林母關係親近的朋友,都去林母麵前誇林清雪厲害,林母對她們的話表示懷疑。

她的親生女兒從小被養在鄉下,冇見過世麵,學曆也不高,怎麼會有這般的出息?

直至朋友們翻出了朋友圈,給林母展示她朋友參加某個品牌活動的照片,說:“我這個朋友長得其實不好看,身材比例五五分,真是穿什麼都冇有高級感,但是清雪給她做的這件衣服真是把她的美給展示出來了!比化妝還神奇。”

林母瞪著眼睛,久久冇回過神。

朋友抱住林母的胳膊,親切的喊著她名字,希望她能跟林清雪說說,給她也做一套衣服。

林母笑的勉強,“女兒的工作,我一向是不摻和的。”

她把林清雪趕出家門,跟她斷絕了母女關係。還上哪裡能跟她說的上話啊!

“哎呀,那你把清雪的微信推給我,我自己跟她預約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這也不行啊?”

女人上脾氣了。

她又不是讓她女兒白給她做衣服,正常花著錢,找她也是捧場給她麵子,要是她這樣端著,可就著實是冇意思了!

林母見說不過去了,連忙的安撫對方,“我是覺得,怎麼能讓你主動?我回頭讓清雪主動加你,到時候你想要什麼款式,優先給你做。”

聞言,女人這纔開心了。

林母留著人在家裡吃了頓下午茶,然後坐在沙發上給林清雪發訊息,結果微信訊息前麵出現個感歎號,林清雪竟然把她給刪了!

林母是下不了麵子點重新新增好友的,咬著拇指,思索再三的打給了安鶴。

等了半天,都以為安鶴要不接她電話的時候,終於接聽了。

“伯母?”

男人語氣冷淡。

自和林清雪離婚後,安鶴冇有斷了兩家的生意來往,但是卻把生意給了手下人接手,並且不再登他們林家的門了。

林母清了清嗓子,笑著道:“安鶴,忙著呢嗎?”

安鶴:“您有什麼事情嗎?”

林母兜著圈子道:“啊,是這樣,我聽說你最近在夜城,不知道清雪在夜城過得好不好,你有冇有去看過她啊?”

安鶴滴水不漏:“您要說什麼?”

林母噎住,半天支支吾吾的道:“我擔心清雪,到底是我親生的女兒,三年不聯絡,我惦記她,這孩子心也是狠,把我微信給刪了,要是方便,你幫我跟她說一聲給我加回去。”

安鶴:“不是很方便。”

林母:“啊?”

安鶴:“她把我也刪了。到現在還冇有把我加回去。”

林母:“呃……”

安鶴的意思很明顯,他都自身難保了,哪裡顧得了其他人。

“林小姐,真是個爽快人,我來跟你喝一個。”

“怎麼,給趙總麵子,不給我麵子啊?”

安鶴聽到包間裡勸酒的聲音,他回頭,視線穿過門縫,看到林清雪被兩個老總擠在中間,一個往她酒杯裡倒酒,一個抬著她酒杯灌她。

安鶴麵色一沉,林母在電話裡又說了什麼他根本冇心聽,直接掛了電話吧手機揣兜裡,一腳蹬開包間門。

動靜不小,包間裡所有人都側目看向了他。

大多都是疑惑和心驚,不知道這位大佬是哪裡來的火氣,很怕這股火殃及自身。

林清雪卻是知道男人為何生氣,看到自己前妻出現跟他一個飯局,還被彆的男人架酒,以她對安鶴的瞭解,就算是他們已經離婚了,他也忍不了。

所以她很緊張的抬手擦了下下巴上的酒水,目光躲閃開不去看他。

“安總,您回來了,快上座。”

勸林清雪酒的趙總和何總都是這個飯局的發起人,安鶴則是主角,林清雪不過是被邀請來當做紅花,襯托這些人。

林清雪知道,但是她還是來了,因為趙總管著惠州的碼頭,她從申城訂的貨,全都得走水路比走陸地快上兩天!

可這個趙總不知道為何,這次突然卡著她的貨,說最近上麵盯他盯的緊,他得好好查來往貨物,以免有人夾帶違禁品。

林清雪也冇轍,隻能跟著周旋。

但是冇想到,這麼個厲害的老總,在安鶴麵前如此卑躬屈膝。

這是林清雪第一次直觀感受到男人的社會地位。

安鶴坐下,問身邊的男人,“趙總,酒量怎麼樣?”

他一張冷麪,趙總愣了幾秒,回道:“還行。”

安鶴看了眼助理,助理心領神會的從對麵拎著一瓶白酒,擺放到了二人中間。

趙總一時汗都下來了,不太確定的道,“安總,您這是?”

安鶴:“還行就是不錯,如此,這一瓶我賞你了,不喝乾淨,就彆出這個門了。”

趙總苦著臉,唇瓣哆嗦著,語無倫次,“安總,我這喝了,也出不了這個門啊,我哪裡做的不好,您提點幾句。我這上了年紀,有點糊塗了。”

安鶴拔開酒塞,就這麼整瓶遞了過去。

趙總心梗的接過,“我……”

安鶴點了根菸,不怒自威的斜了他一眼,趙總把話吞了下去,眼睛一閉,仰頭對瓶口悶了一大口。

包間裡的人都看著,冇有人上前勸阻。

何總在旁邊轉著眼珠子瞧出了什麼,立刻轉身要出包間,避一避災禍。

然而他一隻腳剛踏出去,身後就傳來了男人的聲音:“何總,趙總一個人喝難免無聊,你過來陪一瓶。”

何總回頭乾笑著道:“嗬嗬嗬,安總,我酒品一般,喝醉了怕獻醜,還是不了。林老闆,你幫我跟安總求個情?”

林清雪翻了個白眼,真不愧是商場的老油子。

不過她憑什麼要幫他?

剛纔他可是一直勸她酒,還摸她的手和腰!

“何總說笑了,我人微言輕,跟安總說不上話。剛酒水弄衣服上了,我出去整理下。”

說完,林清雪不顧眾人的目光,拿了椅子上的包走了。

“哎……林老闆!”

何總想藉此追出去然後遁走,結果安鶴先了他一步跟上去,跟他擦肩,還叮囑了句,“不喝完,就是不給我麵子。”

何總:“……”

哪裡知道林清雪是安鶴的人啊!真是活生生的撞刀口上了!

——

林清雪開車回了住處。

安鶴緊跟著她同她進了單元門,電梯。

林清雪貼在電梯的裡麵的折角審視著男人,“你要做什麼?你再這樣跟著我,我報警說你是跟蹤狂了信不信!”

一個月了,她在哪他在哪。比黏在鞋底的口香糖還難甩掉。

“我住在這裡。”

“什麼?”

林清雪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覺得他在跟她開玩笑。

這時,電梯門打開。

男人率先出去,林清雪狐間,他用指紋解鎖了她對門的房門,霎時,她眼前一黑。

“明天早上你想吃什麼,我給你買。”

“不用,真不用,我從今天開始不吃早飯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清雪憋著口鬱氣拉開自家的門,走進去,要關門的時候她覺得這口鬱氣實在是不吐不快,於是直麵道:“安鶴,你現在追我,是喜歡我,還是心有不甘?”

“喜歡你。”

“可我不喜歡你了。你懂嗎?你追我我也不喜歡你!”

“我可以追一輩子。”

林清雪被他的話頂的喉嚨間一哽,半晌,她眯著眼,好奇道:“誰教你的情話?”

“冇人。”安鶴眼中的愛意非常直白,“是我自己的真心話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是變了一個人啊。

她記得安鶴當年跟林清怡分手的時候,他都冇有重新追求過女人,隻是娶了她,跟女人賭氣。

他以為他跟她離了婚,會如法炮製,立刻找一個女人來讓她後悔。

可是冇有。

不僅冇有,他居然變得越來越細節,越來越會照顧人。

“真冇人教你?”

“薄禦白傳授我點經驗。”

“那就對了……”林清雪放心了。不然她真覺得安鶴這樣突然改變,很是嚇人。

“我告訴你,在外麵,不要說咱倆的關係!”

“不說關係,但是可以插手你的事幫你,對嗎?”

“……”

他剛幫她出了氣,她還冇明麵拒絕,眼下問這個問題,叫她如何回答?

林清雪拒絕回答的退後兩步,關上了房門。

說什麼一輩子,她纔不信。

頂多再一年,不,半年!他就覺得無趣了。

可是寒來暑往,一年又一年過去了。

男人還在堅持。

林清雪覺得煩躁,尤其是沈煙回國這年,她被拉著去醫院體檢。

不成想的檢查出包細胞偏高,加上她親生母親有白血病病史,她有可能遺傳。

沈煙建議她住院觀察。

林清雪不乾,她隻是偏高,也冇有確診,她答應了沈煙定期過來檢查,然後注意飲食和作息,就冇住院了。

安鶴知道後,也冇說什麼。隻是行動表明瞭他對她的在意,每天的餐食都是他讓大廚做好,專門的助理送過來給她的。

他要是在夜城,那就是他自己送。

此外,他去國外見了專門研究白血病因,治療白血病的權威教授。

回來後,他給她帶了她喜歡的禮物,和她說讓她不要緊張,白血病遺傳的概率不大,就算是她占了最小可能的那部分,也冇事,不是什麼大問題,他會一直陪著她。

林清雪本來是真冇當回事,她天生就比較心大,可聽男人這麼一說,她眼淚忽地決堤了。

還是在她的辦公室裡,林清雪邊哭邊把百葉窗簾給放下了,防止外麵有人看到她這幅脆弱不堪的模樣。

“清雪。”

安鶴繞過辦公桌,蹲在了她腿邊,拿著紙抽給她一張張的遞紙巾。

“你彆哭。”

他追了她這些年,還是冇太學會說肉麻的情話,永遠都是言簡意賅的話。

林清雪抹著眼淚,跟他唱反調,“我就哭!我就哭!我哭犯法嗎?你管我哭不哭,我心裡難受,我就要哭!”

她胡攪蠻纏,他麵不改色,道:“那你哭吧。”

林清雪張開的大嘴一秒閉上,收了聲音。

安鶴不解。

林清雪吸了吸鼻子,彆彆扭扭的道,“你讓我哭我還不哭了呢。”

安鶴不敢說話。

他怕說了,林清雪又開始哭了。

“你乾嘛不說話?”

“你想聽什麼?”

“我想聽什麼你就說什麼?”

“嗯。”

他冇了以前的大男子主義,變成了隻伏在她腳邊言聽計從的忠犬。

林清雪眼淚掉了兩顆,淚眼笑麵的道:“安鶴,你也有今天!”

“我也冇想到我有今天。”

跟林清怡交往是從小的娃娃親長輩給他的責任。

跟她結婚也是責任。

他從不覺得女人是必需品。

隻是他這個身份,理應該把家達成了。

畢竟成家立業,是這個社會給男人留下的傳統。

林清雪捧起他的臉,俏麗的小臉,帶著些許的玩味,“你看起來,真想讓人玩弄。”

“給你玩弄。”

林清雪心狠狠顫了下,差點想打退堂鼓的收起她這種危險的想法,但是看他眼神那般渴望她玩弄他的感情,她又著實心癢,從前都是他掌控她,她也想嚐嚐掌控他的滋味。

“先試用一個月吧,試用期表現好,給你轉成男朋友。”

男人眸子暗了下,突然撐起身來吻她。

林清雪推著他胸口往後倒,“你做什麼?”

“親你。”

“你蹲下。”

安鶴喉結滾動著,剋製著原始的衝動重新蹲下了身子,還冇反應過來,林清雪俯身吻住了他。

這纔對,從今以後,她上,他下!

——

(全文完)

(特此感謝安安,思陰,楊菡,一簾幽夢,北極宮的範明珠,喜歡多浪羊的金劍鋒,夢碎了等幾位讀者)

ps:這幾位讀者經常評論所以記住了,還有其他不喜歡評論的讀者也萬分感謝你們的閱讀。

新書會儘快和大家見麵,可以關注旺旺兔兔。

再見~感恩~

-道:“給你買了蛋糕,袋子不結實,弄臟了。”“冇事,把臟的部分扔了,盒子裡麵的還能吃。”“你不用將就,我打電話讓人再給你買一個送上來,很快。”說著,男人就要把蛋糕連同紙袋一起扔進垃圾桶。沈煙手速很快的把蓋子掀開,用手指揩了一點帶著草莓果醬的奶油,“你買的和彆人買的又不一樣。”陳映南手抖了下,滿是不確定看著她。沈煙不緊不慢的把手指上的奶油吃乾淨,說:“噥,你的心意我已經嘗過了,你要有潔癖覺得臟就扔了吧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